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2019正版免费全年资料 > 鹿角市 >

沈氏女科:12味家传效药妙用原创沈宁中医出版

归档日期:08-17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鹿角市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沈氏女科全称上海大场枸橘篱沈氏女科,悬壶济世于明初,传承20代,业经600余载。所谓女科者只是治疗女子疾病,但自18世传人沈祥之先生起,扩大了诊治范围,男女均治,以妇、内科为主,而且涉及儿、外、肿瘤、皮肤、骨科、肛肠、五官各科,发展成为全科中医。沈氏女科累积的600余载丰厚临证经验中富含秘传诸法、诸方,今天就为大家共享一篇沈氏女科家传的12味传统效药临床妙用的文章。

  仙鹤草《滇南本草图谱》称为“脱力草”。其含仙鹤草素和维生素K,可缩短凝血时间,增加血钙和血小板而有收敛止血作用。其性平和,适用于一切出血证。凡见出血,无论寒热虚实,无论源于哪个部位,医者必定投之仙鹤草,现已制成仙鹤草素片和注射液,便于临床使用。

  仙鹤草还有强心升压,兴奋疲劳的骨骼肌,增强细胞抵抗力而有补虚强壮作用,专治脱力劳伤,故《滇南本草图谱》称为“脱力草”。大凡神疲乏力,头晕目花,气血亏损,均可以仙鹤草10~30g配其他补虚之品,如生黄芪、当归、党参、白术、山药等而获效。

  仙鹤草还有抗肿瘤作用,对于癌症患者扶正祛邪为一举两得之妙药。医者视仙鹤草只重其收敛止血之力,而疏于扶正培本之功。故提示曰:“仙鹤草扶正优于止血。”

  金银花始载于《名医别录》,又名“忍冬花”、“双花”,以花蕾入药。金银花所含绿原酸有广谱抗菌作用,对革兰阳性菌、革兰阴性菌、皮肤真菌都有明显的抑菌作用,而且解毒退热,轻宣疏散,为治疗外感风热、温病热毒的要药。温病卫气营血各证、外科疮疡疖肿均可投用。近代发现其还有抗流感病毒的功效。

  金银花炒炭其消炎解毒之力加强,且可凉血止痢,治疗热毒血痢、菌血症、败血症、急性扁桃体炎,均有良效。

  金银花的茎叶称“忍冬藤”,除具有金银花的功效,外兼清经络风湿热毒,且能抗炎止痛,善治风湿热痹,关节红肿热痛、屈伸不利、血沉增快者更宜。可用30~60g。

  五倍子系寄生于盐肤木叶上的虫瘿。其富含鞣质,为收涩止泻药,其性味酸涩,更兼敛肺、止汗、固精、止血,用治肺虚久咳、自汗盗汗、遗精白浊、脱肛血证,且有杀灭精子作用,避孕时可用。

  五倍子,《本草图经》认为:“生津液最佳”;《本草纲目》认为可治“消渴”;《太平惠民和剂局方》更有秘传“玉锁丹”,合云苓、生龙骨,故五倍子新用有降糖止渴作用。但其性寒涩,过量涩胃,脘部不适,烧心嘈杂。用量应在10g以下,或研末装入肠溶胶囊中吞服,则可加大剂量,每次可吞30g,则降糖作用更为明显,而涩胃之性大为降低。

  《本草纲目》云:“蛇虺喜卧于下食其子,故有蛇床、蛇粟诸名。其叶似蘼芫,故名墙靡。”《名医别录》又名“枣棘”、“思益”。

  蛇床子有良好的抗真菌、抗病毒、抗滴虫作用,所谓燥湿杀虫,祛风止痒。可治阴囊湿疹、白带阴痒、疮癣瘙痒,并能减少炎性分泌物。内服、外用均可

  蛇床子还有2个重要功效:有雄性激素样作用,并可延缓衰老,是温肾壮阳的良药,可用治肾亏阳痿、宫寒不孕;有抗心律失常作用,类似钙离子拮抗剂,用于冠心病、心律失常。蛇床子虽不如仙茅之温燥,但也不宜用于湿热下注,阴虚火动者。其所含蛇床子素有抑制心脏作用,对心功能差者要慎用。有时服后有舌麻感,用量应控制在10g以下,久煎半小时,麻感消失,不影响药效。

  海参肠系刺参科动物梅花参、光参腹内的砂肠。食用海参时常常弃之,取出洗净砂子,焙干或阴干,配入汤剂。或用干海参肠5g,研为细末,装入胶囊,每次吞服1.5g,每天2次,用石菖蒲15g煎水送服,效果更佳。

  海参肠性味咸平,富含蛋白质和钙、磷,有养血润燥、祛痰透窍的功效。癫痫多因痰蒙心窍而发作,祛痰透窍、通便是治痫主要法则,海参肠之功效正切痫证之理,投服有奇效。

  白花蛇舌草系唇形科多年生甘草本植物半枝莲的全草,又名“狭叶韩信草”,《全国中草药汇编》异名“尖刀草”。医者只知其有解毒抗癌作用而用于各类癌症和疮疖肿毒、咽肿肠痈以及毒蛇咬伤。

  白花蛇舌草还能清热利尿,用于热淋尿少和利尿排邪。其性虽寒但不伤胃,可以重用30g以上,应当视作一味利尿排邪的良药。

  莱菔子(萝卜子)历代均知其有2个功效:消食除胀力宏,用治食积气滞,胸满闷胀,嗳气吞酸,泻痢不畅;祛痰降气力专,用治痰浊壅盛,喘息咳嗽实证。

  古训云:“服补药者忌之。”(清代严西亭等撰《得配本草》)以莱菔子破气行滞而忌之,然莱菔子行气而不破气,治疗气虚引起的虚胀虚喘证,在人参等补气药中如佐入少量的莱菔子(10g以下),补而不滞,反而提高疗效。

  或问萝卜子专解人参,一用萝卜子则人参无益矣。此不知萝卜子而并不知人参者也。人参得萝卜子,其功更神,盖人参补气,骤服气必难受,非止喘胀之症为然,得萝卜子以行其补中之利气,则气平而易受,是萝卜子平气之有余,非损气之不足,实制人参以平其气,非制人参以伤其气

  张锡纯在《医学衷中参西录》中也有概述:“莱菔子生用味微辛,性平,炒用气香性温。其力能升能降,生用则升多于降,炒用则降多于升。取其升气化痰宜生用,取其降气消食宜炒用。究之,无论或生或炒,皆能顺气开郁,消胀除满,此乃化气之品,非破气之品。而医者多谓其能破气,不宜多服、久服,殊非确当之论。

  盖凡理气之药,单服、久服未有不伤气者,而莱菔子炒熟为末,每饭后移时服钱许,借以消食顺气,且不伤气,因其能多进饮食,气分自得其养也。若用以除满开郁而以参、芪、术诸药佐之,虽多服、久服,亦何至伤气分乎?”因此,莱菔子应注意其降压之新用,不破气之特点,与参芪之类同用无破气之虑矣。

  苏木活血破瘀,消肿止痛,为妇科和骨伤科专用药,用于血滞经闭、血阻痛经、产后瘀结、跌打损伤、瘀肿而痛。

  苏木含苏木素、挥发油,能增加冠脉流量,降低冠脉阻力,促进微循环血流,促进其管径恢复而改善微循环障碍,抑制血小板聚集,降低血液黏度,对血瘀类或痰瘀互结类胸痹心痛有明显的镇痛作用,为妙用。要掌握剂量,正如《本草纲目》所言:“

  泽兰始载于《神农本草经》,异名为“龙枣”,《救荒本草》异名为“地瓜儿苗”。因其活血通经之功,多用在妇科血滞经闭、痛经及产后腹痛,骨伤科也用治跌打损伤、瘀血作痛,外科用治痈肿疼痛。

  一般内科少用泽兰。现代药理证实,泽兰能改善血液流变性,抑制血栓形成。其活血化瘀作用较为温和,而且能利尿退肿、解毒消痈。故内科也可以多用,凡瘀滞作痛、瘀阻癥瘕、瘀闭水肿淋漓、瘀滞痈肿疮毒,均可投之。

  野菊花性微寒,味苦、辛。又名“岩香菊”,别名野黄菊花、苦薏、山菊花、甘菊花,解毒消肿,降压强心,用治疮毒、高血压、心脏病。野菊花清热解毒之力大于黄菊花,

  专治痈疽疖疔、咽喉肿痛,但平肝明目作用不如白菊花;扩张外周血管、降压作用优于白菊花。

  《本草汇言》曰:破血疏肝,解疔散毒。主妇人腹内宿血,解天行火毒丹疔,洗疮疥,又能祛风杀虫。《现代实用中药》:用于痈疽疔肿化脓病。

  现代药理研究证明,野菊花是中草药中的“广谱抗生素”,对多数皮肤真菌、金黄色葡萄球菌、痢疾杆菌、绿脓杆菌和流感病毒等均有较强的抑制作用。野菊花还有2个专长,即对心血管的效应,改善血流动力学,抗心肌缺血,减慢心率,明显降低心肌耗氧量,增加冠脉流量,抗血小板聚集;治疗盆腔炎、前列腺炎有特效。

  。”野菊花苦寒之性胜于白菊及黄菊,独擅清热之功,一般用于治疗疔疮痈肿、头痛眩晕、目赤肿痛。中医认为野菊花有清热解毒之功效,现代临床则广泛用于治疗痈肿疮毒、湿疹、宫颈炎、前列腺炎、肛窦炎等。多种中成药都含有野菊花。

  有一种称为菊花脑的野菊花还可作为蔬菜食用,其嫩茎叶可凉拌、炒肉或作药膳;用野菊花做成的枕头清香宜人,具有疏风清热、明目的作用,开发的产品有野菊花荞麦健康枕、野菊花枕等。

  需要注意的是,野菊花性微寒,常人长期服用或用量过大,可伤脾胃阳气,如出现胃部不适、胃纳欠佳、肠鸣、大便稀烂等胃肠道反应,故脾胃虚寒者及孕妇不宜用。

  鹿角胶温补肾阳,益精养血同鹿茸,但其温性已减而增养血止血之力,专治虚寒性的吐衄崩漏、再生障碍性贫血和阴疽内陷。熬胶后所剩骨渣为鹿角霜,其温补肾阳、益精养血之功虽小犹存,且温通之力大增,又可收涩,并不滋腻,比用鹿茸的不良反应大大减少,临床可用于阳虚的食少便溏、腰膝冷痛、遗精遗尿、崩漏带下,寒凝的痹证阳痿、胸痹心痛、膏淋日久、涩痛不著而腰痛如折等证。价格又较鹿茸便宜,只要对证,可用15~30g,可以代替鹿茸,提倡多用。

  晚蚕砂,异名原蚕屎(《别录》)、蚕砂(陶弘景)、马鸣肝(《东医宝鉴》)、晚蚕矢(《本草备要》)、二蚕砂(《江苏药材志》),为蚕蛾科昆虫家蚕蛾幼虫的干燥粪便。主产浙江、四川、河南等地。

  蚕砂煎剂有抗炎、促生长作用,叶绿素衍生物对体外肝癌细胞有抑制作用。蚕砂含大量胡萝卜素,还富含叶绿素和维生素E、K与果胶等,是提取这些化学物品较为经济的原料。蚕粪还用来制作蚕砂枕头,具有清凉和降血压等效果。

  治消渴、癥结及妇人血崩、头风、风赤眼,祛风除湿。”《名医别录》:“主肠鸣,热中,消渴,风痹,隐疹。”晚蚕砂主要功效是祛风燥湿,清热活血。

  临床主要用于治风湿、皮肤不仁、关节不遂、急剧吐泻转筋、筋骨不遂、腰脚作痛、腹内瘀血、头风赤眼。晚蚕砂还有和胃止痛作用,可治痛经痹病、脘腹痛。

  内服煎汤,包煎10~15g,或入丸、散。外用炒熨、煎水洗或研末调敷。可治瘫痪筋骨不遂,由于血虚不能荣养经络,而无风湿外邪侵犯者,则不宜服用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trineuron.com/lujiaoshi/210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