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m5彩票 > 大仙市 >

开和 连庄 喜上庄--解读竞技桌上的麻将碎片(图)

归档日期:04-26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大仙市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不知道外国的运动员打不打麻将,但中国的一些运动员是一定会打的,而且打得颇好,因为作为主要的沟通和交流手段,重要的娱乐和外快来源,在牌桌支好、队友三缺一的状况下,给面子也好,牌架子也罢,反正这链子是绝不能掉的。

  一中超战将由于在比赛前一晚练了通宵的麻将,以至于第二天在解释为什么输掉比赛时,运用了大量麻坛术语,“输球的主要原因就是点儿背,你这边决定放放左路,人家就

  连续从右路突破,就好像我昨儿刚拆了边七万的搭子,结果就连抓三张七万;你这边想守守弄个平吧,刚换下前锋换上后卫,机会就来了,就仿佛我昨儿没做七对,结果光将儿就打出了五副;比赛快结束了,我寻思回传大门耗耗时间吧,结果被人家外援断下进了一个,就跟我昨儿刚听牌,打出去的那张闲牌给别人放了炮一样!”

  “一球一张牌,一圈一世界”,小小的一张麻将桌在那位中超战将的口中竟好像容下了整个足球场,整个一个竞技圈。顺着他的思路想想,却也不无道理,竞技场上就算没搁下全部体育精神,却也放上了不少麻将碎片。

  雀语:别管是“清一色”还是“屁和”,只要手里的14张牌能言之有理,能推倒让牌友见识一下就是“开和”。

  在F1美国站夺冠之前,舒马赫已经八圈没“开和”了。作为前几个赛季F1牌桌上当仁不让的“桌霸”,那种上场前就拱手对着其他几个牌架子说“谢谢啊”的豪气,在2005年舒米的身上已经荡然无存了。一开始舒米怪牌不好,上赛季法拉利F2004赛车还算是竹子刻的,可这赛季别人都用象牙的了,法拉利F2005却退回了绿白两色劣质塑料的时代;后来又说打牌的环境不好,汽联订了一堆新规则,弄得赛道就跟一个不透风的骨灰盒似的……不过在经历了印第安纳波利斯赛道的完胜之后,舒马赫终于明白,原来曾经的失败完全在于牌友不好,像这次原本应该容纳21辆赛车的赛道上,由于“米其林轮胎罢赛事件”只有6辆赛车进行了比赛,除了自己之外,其他五个是由一个战友和四个牌架子组成。虽说有些胜之不武,但舒马赫还是在确认无误后,擦擦汗稳定了一下情绪,模仿着以前和牌后的潇洒姿势,慢慢地将牌摊开,2005年的处女和就这样诞生了。

  结账:其实美国站真正“开和”的是乔丹车队和米纳尔迪车队,八百圈都没和过的,这次都有车队积分了。米其林也没输,“为安全罢赛”这个宣传口号还不错,唯一“输钱”的是F1老板伯尼,一直都希望能打开美国市场的他,这次怕是被“打立”了。

  雀语:都把牌码好了得等庄家掷骰子开牌,要是连着几把都是由一个庄家掷骰子的话,就是连胜之后的“连庄”了。

  胜土耳其,克乌克兰,斩巴拿马,谁都不会想到中青队会在小组赛中“连庄”,就好像一把牌三连杠,虽说小负德国没能“杠上开花”,但就这对中国队来说,也绝对是一把空前绝后、注定要被载入史册的大牌。主教练克劳琛乐了,乐得那畅快淋漓,就好像背了多少把,终于自摸了捉“五魁”门清一条龙;足协的官员也乐了,但乐得比较尴尬,就好像都坐在一个牌桌上,克劳琛喜欢边撮脚边码牌,而他偏又习惯沾点儿吐沫摸牌一样,虽是和了,可味道不好;最乐的是中国球迷,不过笑容中略带鄙夷,看着足协摸了克劳琛这样一张“点炮”牌,在手里攥了半天,中青队有矛盾的时候,哆哆嗦嗦地想把牌打出去,过会儿中青队NB了,又把手缩回去,心里想,即便孩子长大后要像足协一样当个赌徒,至少也要当个牌风浩荡些的,不招骂。

  结账:在足协这次的牌局上,最背的算是朱广沪。原本想着让克劳琛回家,人就不够了,于是电话告诉老朱“三缺一”。等朱广沪做好了心理准备,请好了假,带够了钱,连夜打着车准备赶局的时候,又接到了足协的短信“此处人多钱少,勿来。”

  雀语:牌桌上的庄家因为有好处,所以得轮流做,如果能用一次“开和”把自己送上庄家位置的话,别人就会说:“喜上庄啊!”

  国家男足前两天和世界杯上唯一可以叫板的“宿敌”哥斯达黎加战了两局,第一场一人开了两杠,谁也没和,弄了个平儿,这一结果让国足新帅朱广沪很没面子,因为在老朱刚一上任就约了这个“中、西、爱、哥”热身牌局,目的就是想给自己捞些资本,不成想,一圈没完,先点了西班牙一把,又点了爱尔兰一次,想着从哥斯达黎加身上整回些面子,结果好容易上听了,还黄了。其实哥斯达黎加也着急,都拆着搭子往老朱嘴里送了,可球就是踢不进去。为了让“开和”来得更快一些,老朱第二场一开始就把准备要“单调”谢晖摁在了脑门上,意图清晰得让哥斯达黎加一下就明白了。没费多少事,朱广沪就迎来了在国家队的“喜上庄”,就是牌小了点儿,基本等同于“屁和”。

  结账:输的笑嘻嘻地数着钱走了,赢的虽说兜里的Money少了,但心里Happy了。其实最Happy的是曾经的“大头”,现在的“大佬”。不但彻底抛弃了那个麻友们最喜欢的绰号,而且还用一连串的胜利,狠狠“打”了那个骂他牌德不好的前教练一记响亮的耳光。

  作为两个牌风严谨的战友,马刺和活塞搞了七圈才见胜负,简直是对围观者的折磨。观众期待的是“清一色七对”那样的对攻,或者是“相公”似的场内开心一刻,哪怕是放点儿小曲儿,整点儿绯闻也成,结果等到的只有防守,除了乏味的“黄庄”啥也没看见。难怪这边牌局的围观者,还没有那边“迈克·杰克逊复出演唱会”的观众多。

  初提到“饮冰室”时,想到的是梁启超的文采,后来知道梁先生也是一麻坛高手时,再看室内条幅“手一舞之,文思汩汩而来”便有了别的联想。

  摸到最后一张,结果和了,在麻将里叫“海捞”,在意甲叫帕尔马。和博罗尼亚的两场附加赛最终将决定谁降级,第一场结束帕尔马0:1落后,第二场踢完,帕尔马“海捞”上岸。

  手里有两副完全一样的牌,称为“姊妹”,现在如果愿意,也可以称约翰松和布拉特为“姊妹”。约翰松近日提出完全赞同布拉特“性感女足”的思想——利用女球员身体为女足比赛赚钱,听起来女足又向街上站了一步。

  一副牌里有四张一样的牌,但分别有不同的用途,用“四归一”的原意套用美洲杯帆船赛上的“中国之队”,不太合适,但“中国之队”四天比赛只得1分的战绩,不用“四归一”的字面又太可惜了。

  新快报:有阳光必有“阴影”--中青队世青赛总结(2005/6/26 11:17)

  青年体育:中青队在为中国足球的过错“埋单”(2005/6/23 11:53)

本文链接:http://trineuron.com/daxianshi/141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