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m5彩票 > 大馆市 >

涉谷站前八公狗

归档日期:04-18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大馆市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刘新宇,资深媒体人,上学路上公益中心发起人。曾担任《国际先驱导报》主编、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副总编、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评论员。

  有人说,日本人把八公“神化”,这恐怕是夸张了。日本人喜爱八公不假,但在涉谷八公像旁边,眼见净是些聊天的、抽烟的(虽然此地禁烟)……在这里你感受到的绝非“神气”,而是浓浓的邻家烟火气。

  在涉谷站前一隅,有一只狗的铜像,周围最是热闹,多是年轻人,种族混杂,终日熙攘,大多不是高举自拍杆,便是互相留影,那便是“忠犬八公”的像了,也是涉谷的地标。

  小八的故事电影有两个版本,一个是1987年日本拍的,一个是2009年美国拍的,后者因为由理查·基尔出演,虽然硬生生把一个日本土色土香的故事拍成美国STYLE,但比前者更广为流传。两部片子后的评论多见“感人至深”“流泪满脸”,可见无论东西,对义犬的跨种族之爱相差无几,互为相通。

  八公的故事其实简单,一条狗每天接送主人上下班,直到某日,主人猝死在岗位上,这条狗仍旧按时日日等在站口,一直到死,历经9年——要知道,八公死的时候不过12岁,这是用了几乎一生在等待一个人。而这个“等待”的主题,也让涉谷站口的八公像成为了人民群众、特别是恋人们约见的地方——在这里等人已经超越了日常意义,凭空加之了忠诚、深情、无怨无悔的光环,因此涉谷的八公广场自然而然也就成了“圣地”。

  八公真实的主人叫上野英三郎,曾是东京大学的农业教授,明治维新后,日本各大学引进西方科技,上野教授便是农业土木学这派的开山鼻祖。他的学术甚至跨洋而来,对中国的近代农业影响甚多。

  1925年5月上野教授在课堂上突发脑溢血不治身故,他的爱狗虽然仅是他一年多前从秋田乡下抱来,但与他感情甚深,于是从这天开始,便一直在他每次上下班都要路经的涉谷车站入口处等待。这期间,虽然上野的遗孀已经搬家,并将之托付给他人,但下午5点到站口已经成为小八风雨无阻的习惯。

  这样直到1932年《朝日新闻》发现了它,做出了长篇报道,每日路过涉谷站的千千万万的人才知道这条看上去又脏又老的狗,每天傻呆呆的在做什么。自此,八公成为了日本的全民宠物,无数人为看他掐着5点绕道涉谷,给它喂食,与之合影。1934年,涉谷车站前八公的铜像落成,将这一事件推向华彩——虽然此铜像在二战因为铜材短缺而被政府没收,但1947年便又众望所归的重铸至今。

  有人说,日本人把八公“神化”,这恐怕是夸张了。日本人喜爱八公不假,但在涉谷八公像旁边,眼见净是些聊天的、抽烟的(虽然此地禁烟)、喝着啤酒和咖啡发呆的,不远处就是街头艺人和从早到晚汹涌澎湃的人群,在这里你感受到的绝非“神气”,而是浓浓的邻家烟火气。

  其实,关于忠犬的故事弥散在全球的各个文化中,在爱丁堡有BOBBY、在比利时有PACHY、甚至我们中国也有在汶川地震中救了49位村民的“小花”。关于忠犬的电影也不少,比如《佛兰德斯的狗》还有《赛虎》等等。但是有一点确实是八公独有,那就是它固化成为当下社会的一种象征意义,并且能够成为“活符号”(比如定义了“东京最佳约会地”)——这点确是跟日本民族的个性有关。

  戴季陶曾在他的《日本论》中分析日本文化性格,核心是“忠义”,围绕这个词,千几年来大名对将军、武士对藩主、甚至妓女对恩客演绎出故事无数。因此,一条为主人尽忠的狗,也顺理成为这种文化的象征,其被纪念、被演绎、被传颂,也是当然之事了。

  在中华文化中也讲“忠义”,但与日本不同的是,相较于“忠义”、中国士大夫更多强调的是“仁义”,所谓“仁义礼智信”,仁那是要放在义前。就算是对国君的忠,是最大的忠了吧,但也不是绝对的——在一些时候,如碰上昏君、桀纣之主时,也可以武王伐纣、诛灭暴秦,这样的事情,二十四史遍布。

  “仁”的本意是“以人为人”,不把别人当人,用残暴手段,那就是没有人性,没了人性,不管你是有力、有才还是有义,都为人不齿,要留千载骂名,所以白起对秦国是忠,但还是被定义为杀人魔王。

  反观日本,才不管这些,为了“义”可以不管不顾,延化出的武士道,更将此变成一种暴力美学,比如切腹,比如复仇,比如日本人百看不厌的“忠臣藏”,因为其标准单一,可以极致,可以纯粹,但缺点就是也容易走火入魔。黑格尔当年曾经批评欧洲骑士“只对君主个人忠诚而非对国家忠诚”,这个也可以转接到日本武士身上,而相比黑格尔,儒家的标准更高,不仅要对国家忠诚,而且要对人类忠诚,呵呵。

  说了这么多,有些沉重了,一只名为八公的狗其实不想这么多,它就要愚忠,而且就要愚忠出一种萌宠感。虽然在之后一些好事之徒也弄了些于它不利的传言,比如说它天天去涉谷车站并非去等故主,而是去到旁边的烧烤摊子领受好心的摊主给它的烤串……但无论如何,八公现在已经成为了人类和狗之间纯洁关系的象征。

  每年它的忌日,恰恰是3月8日,会有大批拥趸来到涉谷车站它的塑像前进行追思,而同日本人相比,上面提到的我们那只在汶川地震中救了49人的义犬小花,却在救人之后没几天就被人工毁灭,理由是担心震后疫病——如果我不是因写这篇文章去查,可能早已没有几人知道它了——从这个意义上说,不管仁和义谁放在前,在感恩这件事儿上,我们落后的还真不愧是触目惊心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trineuron.com/daguanshi/84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