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m5彩票 > 潟上市 >

年度十大语文差错出炉 张国立《甄嬛传》“有错”

归档日期:04-17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潟上市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语林“啄木鸟”《咬文嚼字》昨公布2012年十大语文差错。这些差错与年度社会热点高度相关,覆盖面广、有重大社会影响。其中,艺人和媒体成为错字高发地带的状况令人担忧。

  前几年,央视著名主持人朱军陷入“家父风波”,引起社会广泛关注。今年,此类语文差错在艺人身上频频发生。7月,宝岛台湾女艺人大S陪同丈夫汪小菲赴云南捐赠“希望厨房”时发了一条微博,说:“老公的餐饮服务业能往这样美好的方向发展,贱内与有荣焉!”网友一时议论纷纷。“贱内”是一个谦辞,旧时用于对人称说自己的妻子。一个现代女性用它自称,显然是错了。

  前不久,在青年演员张默涉嫌吸毒的事件中,其父、著名演员张国立在代子致歉的网络声明中称儿子“目前又身陷囫囵,暂不能对公众有一个交代”,错将“囹圄”与“囫囵”混为一谈。“囹圄”读作líny,意思是监狱。一个人被关押在监狱,就叫“身陷囹圄”。而“囫囵”读作húlún,意思是完整、整个儿的,如“囫囵吞枣”。

  新闻媒体现在已然成为语文差错的高发地带。如“钓鱼岛争端再次发酵”、“韩日岛争连续发酵”。“发酵”的“酵”往往误读成xiào。“酵”字历史上曾有两读:jiào和xiào。但根据国家1985年颁布的《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》,“酵”字已统读为jiào,不再读xiào。在报道黄岩岛事件时,媒体又多次把“潟湖”误为“泻湖”。误“潟”为“泻”是媒体的一个习惯性错误。去年日本大地震时,曾把日本地名“新潟”误为“新泻”;今年又把“潟湖”误为“泻湖”。“潟”音xì,义为咸水浸渍的土地;“潟湖”是浅水海湾因湾口被淤积的泥沙封堵阻泻而形成的湖,也指珊瑚礁围成的水域。我国黄岩岛的潟湖,属于后一种情况。因为“泻”的繁体字“瀉”与“潟”形近,导致误读误用。

  在报道诺贝尔文学奖时,莫言的《天堂蒜薹之歌》常被媒体误为《天堂蒜苔之歌》。其实,“薹”,是蒜、韭菜、油菜等生长到一定阶段时在中央部分长出的细长的茎;蒜薹,嫩的称蒜苗,是人们喜欢吃的蔬菜之一。而“苔”,是指一类苔藓植物,并非是“薹”的简化字。

  在不该使用繁体字的场合误用之,如“皇后”的“后”常被误成“前後”的“後”;而余光中的“余”,又常被错写为“馀”,难怪余光中无奈地称“我大概是真的老了,总要出现在他人的馀光之中。”

  在报道捉捕悍匪周克华的新闻时,某些媒体很不得体地把周克华称作“爆头哥”。“哥”字是近年来的流行用语,逐渐出现滥用的倾向,将疯狂、残忍的杀人犯称为“爆头哥”,实在超越了人类幽默的底线。

  另外,在谈论中日钓鱼岛争端时,网民们在谈论中国和中国台湾均坚决采取一系列反制措施时,喜欢引用“兄弟阋于墙,外御其侮”来说明当下的情势,但不少人不会写 “阋”字,有人误成“隙”,还有人误成“嬉”。这句古语出自《诗经》,大意是,兄弟们虽然在家里争吵,但能一致抵御外人的欺侮。比喻内部虽有分歧,但能团结起来对付外来侵略。“阋”音xì,义为争吵,不能写成“间隙”的“隙”或“嬉戏”的“嬉”。而在使用汉字数字时,“零”和“”常被弄混。2011年,正式实施的《出版物上数字用法》规定:一个数字用作计量时,其中“0”的汉字书写形式为“零”;用作编号时,“0”的汉字书写形式为“”。“二一二年”再也不能误作“二零一二年”。

  据《咬文嚼字》主编郝铭鉴透露,其实在今年的十大差错之外还存在着遗珠之憾。那就是今年大热的电视连续剧《甄嬛传》,主人公名字甄嬛的“嬛”,不应读作huán,而应该读作xun。

  在《汉语大词典》中,“嬛”字有三个读音。首先是“嫏嬛”(lánghuán):传说为天帝藏书之所,后泛指珍藏许多书籍的地方;另一读音是qióng,与“茕茕孑立”的“茕”通用。出自《诗经·周颂·闵予小子》:“嬛嬛”,即读作qióngqióng,与“茕茕”同义;“嬛”字的第三个读音是xun,用以形容女子柔美、柔媚、轻盈的风采。从剧情看,甄嬛作为大理寺少卿甄某的长女参加选秀,轮到她时,自报闺名“甄嬛”。皇帝问她是哪个“嬛”。甄嬛答:是“嬛嬛一袅楚宫腰”的“嬛”。皇帝看她身姿婀娜,赞美她果然当得起这个名字。甄嬛既自陈其名来自蔡伸《一剪梅》的“嬛嬛一袅楚宫腰”,那“嬛”字就应是形容女子柔美轻盈之义,应读作xun才是。而在后来被广泛引用的“甄嬛体”也应读作zhnxunt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trineuron.com/_shangshi/697.html